Hasu_莲

天降VS竹马

にっかり青江的性格探讨

终于能说出来了感到很开心,被问及青江是一振什么样的刀时回答得很杂碎,今天做了一下整理,在乐乎上存个档。
虽然打了tag但是这么长应该没有人会看的感觉。

并不是考据党,所以对历史方面的了解不是非常多,抛开历史层面说一些个人的理解这样吧。欢迎同担考据太太一起来谈对青江的理解。
大多数人对于青江的印象基本都是人形自走黄段子,但是我觉得青江内部存在着更深的东西。
游戏里和石切的回想曾提及“为什么不能成为神剑呢”,这份执念在我看来和现实中にっかり一直居于重要美术品的分级有着很大的关系。大部分的刀都是被划分为国宝级的,因此有些虐梗也常常提到にかっり“低人一等”。
个人认为这是青江想要成为“神剑”,追逐“神剑”的理由。“明明都是一样的刀剑,为什么我没办法成为神剑(国宝)呢?”他自身是存在着深切自卑感的——虽然从日常的台词对话中难以发现,而青江也确实是一振善于隐藏自己情感的刀剑。唯一的“想要成为神剑”的执念,在游戏中乍一看很突兀,和目前的他的真实状况结合起来看的话,似乎也变得理所当然起来。
但青江也有着很复杂的矛盾,畑当番开始的时候,他明确表示说“这种事不是让神社的摆设来做就好了吗”。看起来明显非常反感石切这样子的御神刀,回想却恰恰是和石切同框讨论成为神剑之路。石切的回复也实在是很搞笑,一本正经地要青江再多等几百年。大概一百年后にっかり也可以被划分为国宝级了吧。
曾经在某处见过实拍,青江本身的刀拵可以说是非常华美的,能够看出来确实有很好地被爱着。但是这种爱对于青江,或者是任何一振刀剑来说都是一种痛爱。因为不上战场用来观赏的话就失去了武器本身的意义了。他的最后一次磨上,也正是出于旧主这种类似炫耀的目的,为了符合当时的规定平日里也能够佩戴——所以才有我们今天所看到的,如他自称的一般的“大脇差”。青江个人应该是感慨颇多,但是前面也说过他很擅长隐藏自己的情绪,用游戏的设定提到的话,大概是会和其他刀剑们聊到战斗话题的时候炫耀着“无论是大太刀还是太刀打刀脇差我都精通喔,啊呀,短刀的话还是饶了我吧”。
和旧主相比,在审神者手中可以作为实战刀被使用,应该是青江非常在意的事情。但是因为性格原因并不会对审神者展露这样的心情,“真是非常感谢您”“有您的话真是太好了”这种话,大概只会在互相打趣的场合当做玩笑话出现。私以为游戏立绘中青江的刀拵简化为单一的金色,也有着他想要对审神者们传达“请抛开观赏感来把我当做锋利的实战刀使用吧”这样的意愿(并不承认是亲妈为了偷懒)。
个人看来青江的神格是远大于人格的,和太郎石切这种神剑不同,并不是因为受寺庙的影响。而是他十分明确自己身为刀剑付丧神与人类的界限,并且拒绝沉溺于因人类身体所带来的情绪问题。青江将情感隐藏的很好的原因也正是如此——他本就不把自己当做人类,所以由人类的身体产生的复杂情感也是不被考虑的。直白一点说就是“这种情绪干我屁事,我只是为了作战被召唤到彼世的刀剑而已”。但是有些时候,他也会乐于沉浸其中,和其他刀剑或婶婶谈天说地,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而他本身非常清楚,这些不过是借审神者的力量所达成的表象。也许会有迷惑的时候导致他真的把自己当做人类来看,但不间断的战斗会时刻提醒青江这种只是错觉罢了。
关于黄段子这一点有说法是因为秀吉很好色,所以设定的时候跟随(某一个)原主个性就……明明其他刀剑所体现出来的旧主部分(性格喜好)都很正常,结果到了青江这里……唉。
你问我龟甲千子……?什么?风太大我听不见!
这方面感觉青江并不是非常的色情。一开始的话,是因为旧主的耳濡目染,作为新生的付丧神他会不由自主地去模仿曾经接触过最亲密的人的行为。结果相处一段时间后青江发现这种用方式讲话,对面的人(刀)的反应会变得十分有趣。是的,我坚信他说黄段子一方面受前主的影响,另一方面则是性格里的恶质。如果说刚到本丸的时候是无心之举,后面的则纯粹是为了要作弄刀剑和审神者们。他本身是一振破廉耻(?)的刀了,因为对情绪并不在意,所以要在他身上找到讲述黄段子的窘迫感看起来是不太可能的事情。然而青江没有廉耻,其他刀有啊!阅历都很丰富的刀们各种各样的反应在他看来应该是非常おもしろい的吧。
第一次见到龟甲的时候,青江应该是会感到很吃惊的。因为突然有人在他前面说出这种让人难为情的话,还没来得及调戏就被反调戏这样,失去了对话的乐趣。平时沟通也会对龟甲不停地抛各种梗测试他的底线在哪里,结果发现对方和自己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线上,是真正的为了色情而色情,根本谈不上底线这种概念,或者说是下限越低他越性奋。久而久之看到龟甲就会产生一种“随他吧”的无力感。反而龟甲会因为青江曾经和他讨论过的这类话题把青江视作同类不断地去找他说这种话,进一步加深了青江的挫败感(笑。同样的,千子非常健美的“脱”也会成为青江的困扰源呢。
名字的话也稍微有一点个人看法。各种作品里青江貌似都很在意自己的名字。但是在意点又和有着类似命名方式的付丧神不太一样。烛台切是因为感觉不够帅气,长谷部是因为对旧主的厌恶,药研则是根本不在意(输掉了啊smiley青江!)。对于にっかり而言,在意的应该是这份名字对他的束缚吧。斩杀了微笑着的女鬼而命名,身披幽灵的白装束,连刀纹都是和女鬼相关——然而阻碍着他成为神剑的,正是这怀抱幼子的女幽灵。

感觉说的依旧很杂乱抱歉了,目前所理解的青江是这样的一振刀。

评论(4)
热度(66)

© Hasu_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