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su_莲

天降VS竹马

九十九

顺手把这一篇也存下来好了。名朋当时做刀种转换码的以青江为主视角的戏文。虽然说转换但是其实只有那一瞬而已。如果不玩语C的话看起来会很奇怪吧(笑。
性格分析说的好听但是笔力不足完全写不出想要的青江,人生失败。
今天写的不好不要紧,反正明天也不会写得多好。


世间畏吾等九十九神,如今想来不过九十九蜉蝣耳。*注1

檐下风铃叮当地响着,用清脆又欢快的声音迎接初夏的到来。
天边霞色的云弥漫层叠,艳丽而诡谲,簇拥着夕阳向地平线涌去。
难得在夜间当休,便回屋换身衣服打算泡个温泉放松下。
最先褪去的是手套,天气一但热起来这样的装束就成为了束缚。
被不透气的皮料闷捂了大半天的双手透着一层薄浅的汗,在熹微的光下反着莹莹的水渍,接触到空气就迅速消散开,带来阵阵凉意。
脱下的衣服一件件随意地扔到榻榻米上,弯下腰在衣橱的底层拿出浅灰色的浴衣,换好后把头发在脑后高高盘起——为了避免被温泉的水浸湿。
木门在外面缓缓拉起,橘色的霞光被黑暗吞噬,逐渐消湮成窄细的一条线。最后一眼瞥见的是置于刀架上的、「我」的本体。

到达温泉时天边已缀上零落的星,点亮的灯笼被风儿吹得轻晃,暖黄的色调像是未落幕的夕阳。
卷起下摆坐在池边,将双脚踩进泉水。温度正好的水包裹住膝下的部位——奇妙的水流的触感——对刀剑的付丧神来讲依旧十分新鲜,毕竟短期内还是无法习惯作为人类去接触世界。
倚在旁边的大石上,两腿有一下没一下地踢着水花,氤氲的水汽营造出安逸闲适的氛围。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哈欠,缓缓闭上眼睛享受这和战场尽不相同的、祥和的、宁静的环境。
再次睁眼时不知怎的竟到了锻刀房——和本丸似乎一样,又似乎不一样。佝偻着身子作业的刀匠身影格外熟悉,被水洇湿的手指揉了揉眼眶,粘连在面庞上的水渍因高热的温度很快散去。
模糊的记忆被叮叮当当的锻打声唤醒。
[——贞、贞次?!]*注2
隐藏在发丝下的赤红眼瞳眸光闪烁,恍若跃动的火焰。仿佛失去了人的身体,不再作为付丧神存在。重新成为那把他手下仍在锻铸的、未曾经历多次磨上的大太刀*注3。炭火的烧灼,连绵不断的敲打,刀身在二者的磨砺下逐渐成型。
[会是把不错的刀吧。]带着这样的祈愿被丢入了冷却水中。

墨色的水汹涌而来直至没顶,本能地挣扎却忽觉双腿被何物束缚。恢复了付丧神的意识在水中拼命睁开双眼往下看去,涌动的水波和破碎的气泡间一袭白色长袍随水流浮荡,从袖口中伸出的双手——紧紧抓住自己的脚腕。
神经紧绷着,想要拔刀重新将「那东西」斩于身下,右手摸向腰间握了个空,脑海中浮现出的是最后关门前看见的画面。
「我」被留在了屋内。
挽好的发髻不知何时散开,浴衣也因激烈的挣扎滑下身体,一直试图踢动的双腿突然发现禁锢解开于是拼命向上游去。恍惚间看见那团白色也跟随而来。
[呼……]破开水面大口地呼吸着,湿漉漉的发丝紧贴着面颊和胸膛。水上浮动的光将思绪从刚刚的惊吓中拉回——是廊上挂起的灯笼。抬起双眼扫视着四周,深沉的夜幕下温泉散发着热气。原来未曾从此地离开,只不过位置从岸上变成了水中。
[哗啦——]随着水声而来,「那东西」也现出原本的面貌。
[偷袭成功!看见你在温泉边呆愣愣的,索性拉了一把下来。哦呀?怎么了?被恶作剧吓傻了吗?]
[就这么想要我吗?]苦笑着向衣衫湿透的鹤先生打趣。
[想要]他顿了一下[捉弄你的愿望确实非常强烈。]
[那么、是脇差做了变成大太刀的梦,还是大太刀梦见自己变成了脇差呢?]突如其来前言不搭后语的问话让对面的人一头雾水,张口欲言唇齿几度摩擦最终只发出了一声疑问[哈?]
[不,没什么。只是想到生而似蜉蝣转瞬消散,不如及时行乐。]说着一把扯掉了旁边闭眼休憩的大俱利的遮羞布。看着他因怒气飘红的脸庞指了指身边的鹤丸先生。
[想要]
[报复一下的心情也相当强烈喔。]

注1:梗自《追刃》文编,引用石切丸书信稍加改动。
注2:青江贞次,锻造にっかり青江的刀匠。
注3:史料记载原为太刀,这里借用了游戏大太刀的设定。

评论
热度(3)

© Hasu_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