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su_莲

天降VS竹马

渡(微篇)

佛曰七难,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
五蕴皆盛,色本所愿,受想行识应不如是。
渡能渡非所渡,且料众身痴嗔,陷此阿鼻回寰,或渡所渡非能渡耳。

木屐迤逦在地板上,踢踏、踢踏、踢踏地渐渐接近。青绿色的衣角轻荡着映入眼帘。
“来渡我吗,御神刀冕下。”
“阁下已经在岸上了。”大太刀高大的身影靠过来,把一片暖橘的霞色遮成漆黑。
“可我看着您在水里。”
寂静似幽冥, 蝉声尖厉不稍停, 钻透石中鸣。
沉吟片刻他和着蝉鸣应说,“彼世虚影罢了。”
循声看了过去,他似乎是笑着,但若称之为笑那弧度也太过浅薄,又不像是笑着。
夏风缱绻着和草木翩翩起舞,谱起沙沙的曲子。他眨了眨眼,一双紫琉璃般的眸子只看向远方。
视线从他转到地面,染着霞光的草地呈现出杂驳的色彩。抱紧蜷着的腿,佝偻身子把下巴搁在膝盖上,头朝右边偏去,正好枕在手臂上。
“那我便也是影子。”

——————————————
存梗,想写一下青江的三大悲试试看。结果写出前面的几句小记之后自然而然的跳出来这样的画面,想着反正也没什么事干就写了下来。中间描写蝉鸣的部分借用了俳句。想写两个人气氛沉默但是蝉鸣仍盛的场景,夏天这样子太常见了吧!只好借用一下显得不太俗套。
其实写的时候也不知道两个人在说什么,只是想了开头的青江要石切渡他,然后脑内就自动补全了对话,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说,好像本来就应该那样似的。只有青江的最后一句想了很久,一开始是想反问石切“那么追逐影子的人(我)又是什么呢”这样,但是又觉得问出来非常破坏气氛。
最后能说出“那我便也是影子”这句话真的很奇妙。不……全程的对话都很奇妙。感觉像个旁观者而不是写作者参与其中,好像完全没有我的立足之地一样。
果然被这两个人排挤了。
tag为什么这么打的原因啊……因为我爱青江多一点(小声

评论
热度(11)

© Hasu_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