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su_莲

天降VS竹马

《气纯:从快速入门到AFK》

什么气纯啊没听过,算命吗老铁。
不准不要钱。
从初入纯阳到卖号AFK。
哪来那么多初心不复,还不都是自己作没的。

依稀记得那年拜别掌门,马蹄轻快的踏在石子路上,从山雪茫茫走到尘土飞扬。
没有想象中的繁华熙攘,只是默默系上一方红色面巾,在瘟疫弥散的长安城寻觅我憧憬的江湖。
可惜车马劳顿,那剑的锋芒也隐于尘埃了。
不求闻达天下,只求苟活于这乱世之中。
我活着,却同死了一样。
看够了伤老病死,便开始怀念华山亘古不化的积雪。纵使山底有我打不过的猛虎,它也未曾嗅过所谓蔷薇。纵使竹林藏着无面女鬼,为一只脂粉奁久久不肯离去。
大师兄教会我何为太极两仪阴阳蕴和,却未曾告诉我事态炎凉人心叵测。
我背一柄剑下山,回首是一片纯白的苍凉,前路是漫天黄尘的凄茫。

再后来,初出山门的少年在这乱世中捱过不知几多年。掌中的剑受过西域风沙的磨砺,解过南疆巴蜀的风情,体味过秦淮水乡的潋滟,也知晓过东都雁北的狼虎心。
那柄儿握着,留于掌外的部分愈发的短。
衣裳款式换了不少,方知不是剑变小了,是我长大了。
山雪闲,贫道名号当是如此。
我待霰雪为君闲,一如初入门派皑皑的峰顶,静美又深邃。
而华山的雪,却终日无歇。

年少时曾骑一匹白马踏过长安花。然四海游遍,那长安的花早就败了,当时所骑的马儿也呈颓相。托了车夫辗转反侧,无数个驿站停歇拜别,最终停在昆仑山下的恶人谷据地。
暮雪青丝,天光乍破。
仿佛闯入了冰雪的世界,连村庄都湮没在风雪里毫无生气。顺着冰川冻进身体的冷意,一丝一丝汇聚成早日里看惯的人情寡淡,直叫人心底发寒。
天是冷的,剑是冷的,人也是冷的。
世间好像本该如此。

评论
热度(3)

© Hasu_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