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su_莲

天降VS竹马

*同居设定

*是老夫老妻了

*ooc属于我

安迷修站在厨房的冰箱边嘎吱嘎吱地在嚼着什么,活像只正在进食的仓鼠。敞开的冰箱门里亮着暖黄的小灯,把骑士的轮廓映照得分外柔和,如果除去吃东西的动作应该算是温馨的居家场景。

雷狮循着声音找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

栗色的脑袋转向这边,认清来人后安迷修也没有停下咀嚼的动作,反而放下心般嚼得更响了一些,引来雷狮的嘲讽。

“你那是什么声音?害我以为家里进了老鼠。”

“确实是和老鼠一样在偷吃东西。”安迷修把口腔里的食物咽了下去舔舔牙开口说道,“所以你为了抓我连裤子也没穿好?”他左膝虚跪在雷狮的拖鞋上弯下身子,把手伸向了睡裤替雷狮系好前裆的扣子。做完这些想要站起来的时候却被肩膀上突然传来的一股大力结结实实地按在了地上,安迷修有些迷惑地抬头,正对上雷狮那双充满欲望的紫色眼瞳。

“喂。”尖锐的虎牙在唇齿开合间若隐若现,雷狮举起另一只手插进安迷修的发间,稍微用力地抓住发丝迫使他仰起头来和自己对视,“我有点渴了怎么办,老鼠。”

头皮上传来的钝痛刺激着他,安迷修眯了眯眼,仿佛想到了什么般抬手拨开控制他的胳臂站了起来。

绕过挡在冰箱前的一米八六,安迷修伸出手从一直没关上的门里拿出了一杯什么反手递过去,“本来想明天早上的时候再给你,不过既然现在渴了的话就趁新鲜赶快喝掉吧。”

接触到常温的玻璃表面很快镀上一层浅薄的白霜,雷狮借着微弱的光看见里面晃荡的明黄色液体。他就着安迷修的手狠灌了几大口下去,冰凉清甜的果汁很好地缓解了起夜后的干渴。雷狮闭上眼睛餍足地咂了咂嘴:“百香果?你放了蜂蜜?”

“太酸了怕你不习惯。喝好了就去睡觉吧。”安迷修把杯里剩下的一点底仰头喝尽,走到水槽旁哗啦哗啦地刷起杯子。雷狮饶有兴趣地注视着他,在安迷修把玻璃杯放进橱柜后两手绕过他的脖颈,挂在了安迷修身上,“一起。”

第二天雷狮揉着眼睛坐在了饭桌上,安迷修系着淡绿色的小兔子围裙在不远处的厨房煎着培根。他端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熟悉的百香果味道在口腔里漫延开。雷狮拿着杯子朝里面看去,些许果肉沉淀在瓷白的杯底,却看不到一粒黑色的籽。

昨天晚上也是这样。

“醒了?”硬物碰撞的清脆声和安迷修的声音一起传过来。煎好的培根被夹在切去硬边的吐司里,旁边盛着西兰花和对半切开的水煮蛋,盘子的边缘甚至还放了一小块即食奶酪。雷狮毫不客气地举起叉子把奶酪送进嘴里,皱着眉头嚼了几下便飞快地咽了进去,他又叉了一块西兰花嚼着含糊不清地发问:“为什么是酸黄瓜味的?”

“鬼狐朋友圈新上的俄式奶酪,我觉得还可以就买了。吃不惯吗?”“还好,就是感觉有点微妙。”

安迷修放下自己的盘子拉开木椅坐了下来,雷狮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棕褐色的吐司边整整齐齐地码在盘子一角。他仿佛想到什么猛地站起来,椅脚擦过木制地板发出尖锐的声响。安迷修愣了一下偏头看向地面旋即开口:“下次买几个毛线织的椅脚套吧,这样地板……”封住话语的是雷狮的唇,清晨的阳光下恋人的影子亲密地纠缠着。

和彼此的爱意一样缠绕不清。

*本人的碎碎念

夜里是安哥在吃百香果的籽,把果汁留给了雷总。

是真的放下心来了因为当时安哥怕吵醒雷狮,没想到还是被查岗。

围裙是问了朋友男性会选择什么样的,然后朋友和我说她有位亲友“穿小兔子围裙,用草莓图案的锅子”,所以安哥也……

雷总本来说渴了是性暗示。结果没想到安 最后的 真 钢铁直男 骑士 迷修当真了。

想开车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

酸黄瓜即食奶酪也是真的。po主母上买了酸黄瓜培根和原味的,酸黄瓜那个吃到第一口po就哭了。

雷狮最后发现了籽是昨天吃掉的。

想写老夫老妻的相处模式,结果因为安哥太温柔了搞得有点像雷安了抱歉。

评论(9)
热度(32)

© Hasu_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