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su_莲

天降VS竹马

Rumors[3]

Chapter 3 锋芒

昏暗的台下后勤职工匆忙地来去,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布景道具的搬运。主办方派来的管辖人员手握节目单用扩音器大声安排着歌手们离台和候场。

下场的通道是一段常见的铁皮台阶,上面铺了层薄而破旧的红毯。说是红毯也不过是根据常识进行的猜测,那布料经过多人的踩踏早就被厚重的尘土遮掩着分辨不出原本的色彩,和安迷修擦得锃亮的皮鞋形成一种鲜明又滑稽的对比。五颜六色的灯光透过交叉的支架和层叠的幕布投在地面,他半眯着眼睛穿过这迷幻的光污染,晃晃悠悠地走下来坐在最后一级台阶上抬起手松了松领带,如释重负般长抒了口气。

这段时间的行程安排太紧了,安迷修的经纪人还是刚出道时公司派给他的新人,在没出名的时候通告零零星星一只手数的过来,两人磨合得也还算可以。但自打他火起来后大小通告接踵而至,经纪人的青涩生疏就彻彻底底地暴露出来——时间安排不合理、接的节目剧太多、忽视艺人定位等等......他有苦难言地连着赶了三天通告,刚下飞机还来不及换衣服就坐上主办接机的车,连化妆造型都是在车里进行。

“我又不是通告艺人[1]......”安迷修拍了拍裤子口袋,掏出之前在机场买的薄荷糖剥开放进嘴里,弥漫在口腔的清甜似乎驱散了这几天的乏累。他含着糖块眨巴着眼睛,漫无目的地四处张望,在乱成一片的后台寻找接他回宾馆的经纪人。

身后传来一连串沉重的脚步声,铁架不堪重负似的发出吱嘎的声响——应该是下台的艺人,安迷修打算站起来让开出路,但因太过疲倦脚下一软结结实实地坐了回去。脚步声愈来愈近,听起来似乎还不止一人。他用手撑着台阶一心只想快点起身让路,却被一股大力按在了地上。

一只黑亮黑亮的尖头皮靴正踩在他的肩膀,安迷修顺着靴子向上看去,方才和他同台演唱的人一副上位者的姿态趾高气昂地看着他,目光中满是嘲讽。他被这样的视线注视得寒毛四起,皱起眉头想要开口用言语让雷狮明白他的行为是多么恶劣。

然而对方抢先一步:“喂,好狗不挡道。你坐在这算什么,见谁都能摇尾乞怜的丧家犬吗?”雷狮越说越放肆,他加重了压在安迷修肩头上那只脚的力度,看见安迷修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踩得身子矮了下去,他毫不掩饰恶意开始放声大笑。

雷狮和安迷修合不来,这是整个节目组都知道的事情。谁也不知道安迷修是什么地方惹到了雷狮,从安排他们合唱的第一天开始雷狮就对他恶言相向,排练中被讥讽简直是家常便饭。为了不让主办难堪安迷修一忍再忍,但这几天高强度的工作使他心烦意乱,雷狮此时的借端生事成为了压垮他紧绷着的神经的最后一根稻草。

去他的骑士修养,安迷修忍无可忍。

“幼稚也该有个限度吧,你长脑袋单纯是为了显高吗?”

第一次遭到反驳,雷狮不禁愣了几秒,踩住安迷修的脚也下意识地放轻了些。片刻后他收回左腿,一边像是赞赏般敷衍地鼓了几下掌,一边语气轻佻向死舵海的成员问说:“好一位高尚信仰的殉道者,你们听清他刚刚说什么了吗?”

帕洛斯双手抱怀暧昧地笑着,卡米尔压低了帽檐一声不吭紧跟在雷狮的后面。只有佩利反应最大,他朝着安迷修做了个鬼脸,口中发出“呕——”的长音,活像个十足的调皮蛋——如果忽视他竖起的中指的话。

安迷修已经不想再和他们纠缠下去,他心里有数与雷狮这类人讲道理纯属浪费口舌。更何况早在雷狮找上来时他就看见了站在入场口的经纪人,在被其他人发现之前安迷修要尽快结束这段没有营养的嘴架免得更生事端。

“如果你除了这种小儿科的挑衅没什么重要的事要谈的话,恕在下失陪。”他一把扯下领带塞进裤兜,头也不回地大步往经纪人的方向走去,错过了背后雷狮灼灼的目光。

那是狩猎者发现猎物时的眼神。

[1] 通告艺人:指过气的歌手、偶像或是人气不足、没有特定公司签约或是无节目可作的非一线明星。这类人不再像往常在某一固定摄影棚或是录音室内工作,而是每天奔波于各个综艺节目之间。

唉抱歉拖更...后续发展要怎么样心里完全没点碧树。石志乐石乐志我哭

评论
热度(4)

© Hasu_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