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su_莲

天降VS竹马

月下疯人

安迷修只是自顾自朝前走,他的步伐稳健有力,鞋子踩在秋天干枯的野草里发出沙沙的声响,搔得雷狮心头草也和着声音轻晃起来。

他心不在焉地跟在安迷修身后一脚深一脚浅地走着,目光飘忽不定地从田野上颠簸的影子看到黑夜里不再鲜艳的红鞋,从腿上缠绕的白色绷带看到瘦削结实的肩膀,月光洒在浆洗过笔挺的衬衫上,圣洁又柔和。

雷狮瞪着安迷修身后的黑色三角纹样出了神。

“Luna.”

他喃喃自语。

骑士的耳力好到出乎雷狮意料——他盯得眼睛酸涩,用力眨了眨眼,睁开眼时黑色三角就变成了黑色领带。

安迷修面朝着雷狮,似乎是微微抬起头来问他:“刚刚你是不是说了什么?”

雷狮怔了怔,又眨了几下眼睛努力回看过去,迷离涣散的双目聚焦后与安迷修海一样碧蓝深邃的眸子对个正着。他仔细端详这双眼瞳,试图从里面找寻自己的身影——哪怕是映照出来的虚像,他也愿为片刻的光景赴汤蹈火。

“你看起来心事很重。”安迷修受不了这灼热的视线率先移开目光,望向远方的地平线——那里除了一望无垠的麦田再也没有其它可以称之为景象的事物了,但安迷修看得入迷。他伸手抓住飘过的干草用力握紧又松开,棕褐色的草屑和手套上的纤维纠缠在一起,连风也没办法将它们分离。

雷狮注视着碎屑飞舞吹远,直到最后一片消失在视野里。他同安迷修一齐看向远方,眼光却落在皎洁的月亮上。

“Lunatic.我刚刚说的词是这个。”




碎碎念时间:
梗来于英语疯子一词(lunatic)源自拉丁语月亮(luna)。
是双向箭头但是在安迷修(月亮)面前雷狮的情感快要控制不住了(疯人),而安哥又比较不敢直面自己的内心,文中也有刻意回避的体现。
非常意识流的小短篇了!大家看一看就忘掉8!看不懂就当无事发生过!

评论(13)
热度(672)

© Hasu_莲 | Powered by LOFTER